井水處。

關於部落格
奔向地球、HP文庫,歡迎留言:)
  • 22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妖怪少爺] 片段 (滑牛)

&nbsp;滑牛=滑頭鬼x牛鬼,不是滑蛋牛肉飯喔啾咪~*<br /><br />時間點就是遠野篇與現在的京都篇之間,有H請慎入這樣www<br /><br />第一次寫不知抓得對不對,大家加減看好了。(掩面)<br /><br /><br /><br />(準備好了嗎?)
繼續閱讀

《奔向地球》塔羅牌解說

對不起後面有一部分未完成,稍後會補上orz<br type="_moz" />
繼續閱讀

里奧的[刪除線]八卦偷窺[/刪除線]日記(節錄)01

<p>  </p><p>&nbsp;</p><p>  SD583年○月○日</p><p>  下午,約彌紅著臉跑出青之間。我進去一看,發現索迦‧布魯醒來了,這真是件天大的好事&mdash;&mdash;雖然凌亂的床鋪和用被單胡亂遮住赤裸的身體的索迦看起來有點神秘。</p><p>  還未開口,布魯面上微妙的笑容讓我知趣地離開,好在長老們衝來之前留給他一些私人時間和空間解決問題。</p><p><br />  SD583年○月●日</p><p>  知道索迦奇跡地醒來並開始康復時,大家都很高興。慶祝活動持續了好幾天,空氣中都是愉悅的思念波,如水一樣滿溢出來。當然索迦情況好轉我也很開心,不過我更在意那時在青之間發生了甚麼。</p><p>  今天,我終於逮到機會向他打聽當時的情況。</p><p>  沒有跟大家一起在天體間跳舞,約彌一個人躲在賽恩練習室中練習,不過大概有些心不在焉,他的成續強差人意。</p><p>  『里奧&hellip;』練習結束後,他看見現在只有我們兩人,便小聲地開口說,『那、那個&hellip;可以讓我看看你的&hellip;你的下面&hellip;嗎&hellip;』他越說越小聲,最後我幾乎要把耳朵貼到他口邊才聽得到。</p><p>  我的腦袋好像停止運行一秒。</p><p>  咦,難道不是約彌春情勃發忍不住向沒有反抗之力的索迦下手然後把對方生生痛醒嗎?我的猜想錯了嗎?</p><p>  『怎麼,你有的我也有啊!』掩飾內心的動搖,我笑著反問。</p><p>  『那個&hellip;可是&hellip;』他低著頭玩著手指,結結巴巴地囁嚅著。</p><p>  從那些支吾其辭的說話中,我設法拼湊出事情的經過:</p><p><br />  約彌認為索迦陷入沉睡完全是他的責任,所以便一力承擔照顧布魯的各種工作,比方說清潔更衣、肌肉按摩等。</p><p>  那天,他一如往常地把布魯的全身衣服脫光光,用泡過溫水的溼布為他抹拭全身。當然,這無可避免會看到和接觸到布魯的○○&hellip;</p><p>  其實看了這麼多次,兩人又都是男的,約彌也不覺得有甚麼好在意的,只是今天好像有些奇怪&hellip;</p><p>  呃,那個,他知道男人那話兒就是會偶爾無意識地翹起來啦,這兩年也看過不少次,不過不管它很快就會消退了。</p><p>  所以現在它越變越大是怎樣&hellip;慢著,這騙人吧?有沒有這麼大啊!!這不合人體比例吧?!</p><p>  約彌忍不住盯著布魯的那兒看,過了一會兒,忍不住蹲下來好奇地用溼毛巾戳戳看,接著用手圈著上下移動,想確認它到底有多粗。</p><p>  「嗯&hellip;」</p><p>  正玩得不亦樂乎之際,一聲輕微的呻吟從旁邊傳來,約彌僵硬地抬頭,發現布魯正張開眼睛看著他&hellip;</p><p>  於是他便驚呼一聲,丟下手中的溼毛巾衝了出去。</p><p><br />  「鳴&hellip;這下我一定被布魯當變態了&hellip;」他掩著臉呻吟,雖然我覺得他比較在意的是還未量好大小就被發現就是。</p><p>  這麼一來很多疑問都解開了,包括布魯那時急著攆我走的原因&hellip;被弄到一半不上不下滿難受吧?還得在長老衝過來之前把身體的狀況和床鋪處理好,剛醒來便要在這麼短時間內要做這麼多東西,還真是辛苦他了。</p><p>  我心中默默地同情起他來,然後把目光轉向這個甚麼也不知道的純潔少年。</p><p>  想了想,我決定就大小問題好言安慰了他一番,不過好像沒有甚麼作用就是。</p><p>  看樣子約彌大概會躲布魯躲上一陣子吧&hellip;青春期的少年的自尊心是很脆弱的喔。</p><p>  也罷,這又不關我事。<br /><br /><br />(TBC)<br /><br /><br />耶耶~~今天是地球日耶~~~~<br />希望大家看文之餘不忘愛地球耶XDDDD</p>
繼續閱讀

[RG3-Pink 17A] 井水處刊物和貨品介紹

本家:<br />TVA鋼鍊本《兄弟》<br />地球本《奔向糟糕地球》、《香格里拉的生活》<br />詳情請看這兒&rarr;http://www.silvergreen.org/O3/books.htm<br /><br />《奔向地球大合誌 Terra Jump》<br />詳情請看這兒&rarr;http://blog.yam.com/TerraJump<br /><br />奔向地球塔羅牌<br />詳情請看這兒&rarr;http://www.silvergreen.org/O3/books-terra2.htm<br />鋼鍊小卡<br /><br />寄賣:<br /><br />HP本《糖果盒》<br />Blood+本<br />奔向地球全彩本<br />貓咪老師紙袋<br />HP明信片組、貼紙和簿<br />V家明信片<br />詳情請看這兒&rarr;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041770<br />
繼續閱讀

奔向地球新刊《香格里拉的生活》預訂開始!

<font size="2">   (封面稍後補上)<br /><br />   <b>小說:</b>貓井 / &nbsp;插畫:</font><font size="2"><span class="Apple-style-span" style="word-spacing: 0px; font: 12px/18px Verdana; text-transform: none; text-indent: 0px; white-space: normal; letter-spacing: normal; border-collapse: separate; text-align: left; orphans: 2; widows: 2; -webkit-border-horizontal-spacing: 0px; -webkit-border-vertical-spacing: 0px; -webkit-text-decorations-in-effect: none; -webkit-text-size-adjust: auto; -webkit-text-stroke-width: 0">MIROO、Yin Yin、君影草</span><br /><br />&nbsp;   <b>大小:</b>A5,彩封<br /><br />   &nbsp;<b>字數:</b>四萬字左右<br /><br />   &nbsp;<b>內容:</b>香園BJ惡搞短篇系列、約彌甜蜜的新婚(?)生活、Terra on Air<br /><br />      ( 內含嗶&mdash;注意XD)<br /><br />   &nbsp;<b>售價:</b>HK30 - 40;NT 120 - 160;RMB 30 - 40 (未包郵) 價格未定<br /></font><font size="2"><br />   <b>預訂特典:限定小說&mdash;</b></font><b><font size="2">里奧</font><font size="2">和</font><font size="2">小菲</font><font size="2">的對話<br /></font></b><font size="2"><br />   &nbsp;<b>發行日:</b>RG3、PF10</font> <br /><br /><br /><font size="2">   &nbsp;網頁試看&rarr;</font><a href="http://www.silvergreen.org/O3/books-terra2.htm">http://www.silvergreen.org/O3/books-terra2.htm</a>
繼續閱讀

香園03 - 薑是老的辣

<p><br /><br /><br />  這兩天,布魯一如以往的窩在青之間,約彌的連續缺席,似乎影響不了他的心情。</p><p>  「你還真有自信啊。」菲西斯伸手拿了一個脆餅,瞥了癱在墊子上的銀髮少年一眼,「不怕約彌被你嚇跑了再也不回來?」</p><p>  「有《少年JUMP》在的話沒甚麼好怕的。」他翻到下一頁,「嘖嘖&hellip;現在只有銀他媽能看了,《JUMP》要墮落到甚麼程度啊?」</p><p>  「只想看銀他媽的話,去買單行本就好嘛。」她毫不客氣地替自己倒了杯茶,「每星期買這麼厚的連載雜誌回來,卻只看一個連載,既浪費錢又浪費地球資源。」</p><p>  「嘴中在說不想看,可是我每星期還是會惦記著出包王女啊&hellip;」布魯嘆氣。</p><p>  「這麼悠閒真的可以嗎?」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好奇是人的美德。菲西斯瞇起雙眼,決定再試探多次。</p><p>  「呵呵,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只要還是索迦一天,他終究要回來的。」銀髮少年用《JUMP》蓋往臉,也遮住了微微上揚的嘴角,「這個一點也不用擔心。」</p><p>  「也許那時他是拖著個女孩出現呢。」金髮女子若無其事地說,輕輕咬了口脆餅。「唔,真好吃,不愧是百年老字號。」</p><p>  「哎唷喂&hellip;別吃光我的零食&hellip;」聽到耳邊不斷傳來「喀吱喀吱」的咀嚼聲,布魯不太認真地阻止道,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繼續睡覺,「自從接任索迦以來,他便一直忙到現在,你說幾天內交到小女朋友的機率有多大呢?」</p><p>  「所以你一開始把索迦之位塞給他時,原來心中是打著這種主意嗎?」喝了口綠茶,菲西斯挑眉。</p><p>  「說是一見鍾情然後立即陷害對方,直到大半年後才行動,這心機未免太深了吧?」他傻笑著抓了抓頭髮,「你也太高估我啦。」</p><p>  「那麼,你倒說說看,當初為甚麼選他做替死鬼的?」她放下茶杯,手指玩弄著杯的邊沿。</p><p>  「當然是隨便指一個啊。」無視對方懷疑的目光,布魯撈過枕頭閉上眼睛。</p><p>  其實他本來想認命做下去的。</p><p>  一直以來,人們對他的期望很大,在無形的壓迫下他只能遵循他人的期望活著。</p><p>  可是他同樣知道,別人眼中的風光並不等於自己就會快樂,他應該、也必須先為了自己活著。</p><p>  布魯妒忌著那些能為自己活著的普通人。</p><p>  那天在無意間看到約彌那無憂無慮的樣子,積壓的情緒爆發了,他只想讓那張充滿希望和夢想的臉笑不出來。</p><p>  把一個難以勝任的責任丟到對方的頭上是個不錯的選擇。</p><p>  所以他就這麼做了。</p><p>  這個比他小一歲的金髮少年讓他見識了很多東西。</p><p>  吐糟。</p><p>  忙亂地趕公文。</p><p>  為作業和女朋友大呼小叫。</p><p>  雖然嘴中常碎碎唸著,但是卻無言地包容他的任性行為。</p><p>  使人想永遠抓在掌心的溫柔。</p><p><br />  可是他抓得住嗎?</p><p><br />  「喂,回神了。」</p><p>  一隻手在眼前晃過,布魯眨了眨眼睛,才發覺自己剛才想得太入神了。</p><p>  「你幾時練成睜開眼睡覺的特技?」回過神時,菲西斯已蹲在他的身邊,長長的金髮垂到地上,看上去竟像母親一樣慈祥。「其實不用想太多,盡力就好。」</p><p>  「嗯啊。」他應了聲。</p><p>  「就算得不到約彌的心,大不了便綁回去好好調教。」她若無其事地建議,「SM一下啊甚麼的,讓他成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後再放出來就好嘛。」</p><p>  「小菲&hellip;」聽到對方的一貫的問題發言,布魯的露出一絲慣常的微笑。</p><p>  「嗯?」金髮女子疑惑地側頭。</p><p>  「這樣做的話會被警察叔叔抓去呦。」他認真地說道,「還有,你別看太多有的沒的小說,遲早會三觀不正的&hellip;」</p><p>  「去你的!」菲西斯起身踢了他一腳,「枉我這麼認真地想個萬無一失的方法。」</p><p>  「這方法不是不好,只是不能動不動就說綁人啊SM啊之類的,這樣會有損形象的。」布魯順勢滾到墊子的另一邊爬起身,整理著凌亂的頭髮。</p><p>  「好吧,我更正一下:這是沒辦法中的辦法。」她抱著雙臂沉思,「那麼在此之前我覺得你可以考慮一下甚麼誘姦&hellip;」</p><p>  「&hellip;我試了啊,快成功時被妳打斷了而已。」他哀怨地回答。</p><p>  「你那樣是強姦吧?」金髮女子賞了他一個白眼。</p><p>  「成功的話就算是和姦了吧?」布魯反瞪回去,「不要跟我說你沒看到約彌有多享受,你的望遠鏡在窗口反光了!」</p><p>  「啊啦~人家希望看你先攻略到對方的心嘛。沒有愛的性只是性而已,但沒有性的愛還是愛啊!!」她從口袋中拿出塔羅牌,「最多我幫你占卜一下注意事項,當作補償好了。」</p><p>  「不、不用了。」一看就知道她不懷好意,布魯不想給對方機會亂上加亂。</p><p>  「你會後悔的喔~難道你不想知道約彌這兩天翹班跑到哪去了嗎?」菲西斯拖長聲音,愉悅地問道,「我的塔羅牌告訴我,你這樣下去情況很不妙呢。」</p><p>  「有多不妙?」他打了個呵欠。</p><p>  「約彌會被搶走的喔!」她一臉神秘地回答,「不過如果&hellip;」</p><p>  「&hellip;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會買下那個宇宙鯨魚大人的罐子的。」布魯輕咳一聲。</p><p>  「嘖嘖,」金髮女子搖頭,「約彌一放學就到里奧家那兒去,不買的話難道你不怕他被那腹黑眼鏡男吃掉嗎?」</p><p>  「當然不怕。」他笑,「別忘了,錢是里奧的另一半啊。」</p><p>  話剛說完,青之間的房門便被人打開。來者有著一頭淺棕色的短髮,鼻樑架著一副金絲眼鏡,不是里奧還能是誰?</p><p>  「索迦‧布魯,一切按計劃進行。」他向兩人點了點頭,微微露出為難的神色,「只是嘛&hellip;」</p><p>  「辛苦了。」布魯會意,從錢包中抽出一張萬元大鈔,「以後的事也請你多多擔當啦。」</p><p>  「能夠為您效勞是我的榮幸。」他跟銀髮少年擠眉弄眼,然後漂亮地鞠了一躬離去。</p><p>  「原來你早有預備,做事果然一如既往的滴水不漏。」撇了撇嘴,菲西斯把東西收拾好。「約彌大概已成你囊中之物吧?」</p><p>  布魯只是笑著喝了口茶,看著窗外沒有回答。</p><p>  話雖如此,但是誰能預計人心呢?<br /><br /><br /><br />&nbsp;</p>
繼續閱讀

Terra on Air 之一:毛、下

 <br /><br /><br />里奧:不過在觀眾的心目中,你最大的用處是暖床喔。對於這點你又怎麼看?<div>&nbsp;</div><div>馬茨卡:討厭啦,起碼我還會在早上為他準備好梳洗和刮鬍子的用具咧&hellip;別用這兩個字玷污<br />    我們純潔的愛!!</div><div>&nbsp;</div><div>約彌:甚麼?原來基斯真的會長鬍子的嗎??(眾人大笑)</div><div>&nbsp;</div><div>基斯:你是以為我跑去全身激光脫毛了?!男人會長鬍子很正常吧,又不是太監!!(怒)</div><div>&nbsp;</div><div>馬茨卡:而且啊&hellip;基斯的工作很多,壓力又大,經常熬夜。隔天早上起床前總是會看到他的<br />    下巴長滿頹廢的鬍渣渣呢。</div><div>&nbsp;</div><div>約彌:你們都睡在同一張床上了還純潔到哪去啊!</div><div>&nbsp;</div><div>里奧:喂,你的重點錯了吧。(笑)</div><div>&nbsp;</div><div>馬茨卡:真的很純潔啦,不然會被送上軍事法庭的。</div><div>&nbsp;</div><div>布魯:原來如此。(茶)</div><div>&nbsp;</div><div>里奧:這樣一來萬千少女的心都會碎了一地啦。</div><div>&nbsp;</div><div>約彌:是萬千少女還是萬千腐女啊。</div><div>&nbsp;</div><div>布魯:少女啦,畢竟少女都認為我們沒體毛,而很多腐女都不管這個的。</div><div>&nbsp;</div><div>里奧:說到這個我就有一個問題百思不得其解了&hellip;</div><div>&nbsp;</div><div>約彌:嗯?</div><div>&nbsp;</div><div>里奧:薩姆是普通人就算了,為甚麼這位「來自過去的貓丼」又能接受托尼有腳毛呢?</div><div>&nbsp;</div><div>布魯:頭毛關係吧?托尼擁有這麼華頭的長鬈髮,看起來這麼濃密,沒腳毛實在說不過去了。</div><div>&nbsp;</div><div>約彌:搞不好還覺得他該有胸毛&hellip;為甚麼大家就認為我沒體毛呢?我也是繆啊!!</div><div>&nbsp;</div><div>基斯:還不是體型的關係,托尼長到這麼高大該成年了。成年人有體毛是理所當然的吧?誰<br />   叫你是永遠的少年~少年是不該有毛的。(幸災樂禍)</div><div>&nbsp;</div><div>約彌:啊你還不是被認為應該一根毛也沒有嘛,大叔!</div><div>&nbsp;</div><div>基斯:嗚!!</div><div>&nbsp;</div><div>里奧:好啦,別欺負基斯太過,免得他下次不肯上來了。(笑)好。最後一個問題,大家覺<br />   得怎樣的服裝露出腳毛最好看?以托尼為例。</div><div>&nbsp;</div><div>馬茨卡:一定不是運動短褲或四角褲&hellip;那樣穿很老伯。</div><div>&nbsp;</div><div>約彌:&hellip;你這麼清楚,該不是基斯私底下就是做這樣的打扮吧?!(大笑)</div><div>&nbsp;</div><div>基斯:就、就算真的是又怎樣!我不覺得有甚麼好笑的!!</div><div>&nbsp;</div><div>約彌:沒&hellip;你所做的事真的跟你的年紀很符合啊&hellip;哈哈哈&hellip;&hellip;</div><div>&nbsp;</div><div>馬茨卡:嗯&hellip;雖然的確是不太雅觀就是&hellip;</div><div>&nbsp;</div><div>基斯:連你也這麼說!!</div><div>&nbsp;</div><div>里奧:算起來&hellip;基斯都三十好幾,會這樣隨便穿也很正常的啦&hellip;噗。</div><div>&nbsp;</div><div>基斯:你這樣說一點可信性也沒有!!</div><div>&nbsp;</div><div>約彌:那你覺得穿甚麼露腳毛會最好看啊,老伯基斯?</div><div>&nbsp;</div><div>基斯:我不是老伯&hellip;那個要露腳毛當然只穿子彈內褲就好啊!</div><div>&nbsp;</div><div>布魯:這對身材的要求很高的,穿子彈內褲穿得好看的困難度可比露腳毛大多了。</div><div>&nbsp;</div><div>里奧:這樣說來是本末倒置了嗎?</div><div>&nbsp;</div><div>布魯:不過也更養眼就是&hellip;(笑)</div><div>&nbsp;</div><div>約彌:你、你的眼睛在亂瞄甚麼啊?我是絕~對不會穿給你看的!!</div><div>&nbsp;</div><div>布魯:嗯嗯,比起全身脫光光,衣衫半褪更勾人呢&hellip;&hellip;</div><div>&nbsp;</div><div>里奧:再讓你說下去就十八禁了。(眾人笑)還是回到正題,你覺得穿甚麼露腳毛最好看?</div><div>&nbsp;</div><div>布魯:這個嘛&hellip;穿浴衣然後把下擺鬆鬆的紮起來,感覺很瀟灑。</div><div>&nbsp;</div><div>基斯:&hellip;你倒意外地品味很日本呢。</div><div>&nbsp;</div><div>布魯:因為我是日本人啊!(笑)</div><div>&nbsp;</div><div>約彌:看看你那活像兔子似的白頭毛和紅眼睛,你真的是日本人嗎?!(眾人大笑)</div><div>&nbsp;</div><div>里奧:那個,今天節目的時間已經差不多,我們就回答到這兒吧。下星期同樣時間將會繼續<br />   播放 Terra on Air,請大家準時扭開收音機喔。最後&hellip;</div><div>&nbsp;</div><div>眾人:多謝大家收聽!</div><br /><br /><br type="_moz" />
繼續閱讀

Terra on Air 之一:毛、上

<p> </p><p><br />里奧:歡迎收聽奔向地球會客室,我是主持人里奧。今天我們也像往常一樣,有奔向地球的主要演出<br />   人員&mdash;&mdash;繆方的兩位索迦布魯和約彌,人類方的閣下基斯和下屬瑪茨卡作嘉賓。請跟觀眾打個<br />   招呼吧!</p><p>四人:大家好~</p><p>里奧:前幾天我們收到了「來自過去的貓丼」的來信。信上這樣寫道:「某晚我跟朋友說到毛,那時<br />   我就開始想像奔向地球的大家有腳毛的樣子,結果有點想像不能。到底大家有沒有腳毛的?」</p><p>約彌:為甚麼會有人問這種傻問題的&hellip;哈哈哈哈哈哈哈!!(噴笑)</p><p>里奧:啊,剛才漏了說。「我覺得只有薩姆和托尼跟腳毛沒違和感。」(噗)<br />&nbsp;</p>
繼續閱讀

青之夢 01-02

<p>  不知從哪天起,他睡眠的時間愈來愈多,清醒的時間愈來愈少&hellip;&hellip;不用看其他人擔憂的眼神布魯也知道,他正在步向死亡&mdash;&mdash;</p><p>  &mdash;&mdash;緩慢,卻不可阻止。</p><p>&nbsp;</p><p>  青之夢</p><p>&nbsp;</p><p>  雖然多數時候他都是在黑暗中失去意識,但是偶爾他也會做夢。</p><p>  狀況好的話還能讓思念外放,靜靜地在睡眠中觀察這個世界。</p><p>  有的時候會精神恍惚,半睡半醒地,好像感受到甚麼,又覺得自己甚麼也感受不到。</p><p>  宛如幽靈般在夢的世界中徘徊著。</p><p>  四周的環境不停地轉換,布魯身穿病人服,赤著足站在那兒。他上一秒站在草原之上,下一秒已身處城市之中,接著又跳到懸崖的邊緣,強風吹亂他蒼白的頭髮,卻沒帶來任何漫度。</p><p>  不知道站了多久,他才像意識到自己的存在似的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這時場景倏地固定在醫院大堂,耳邊傳來廣播的聲音,他站在一排排椅子之間,前後左右都是穿著病人服等待醫療服務的人。</p><p>  這是他三百年的人生中最初的記憶&mdash;&mdash;</p><p>  最初、也最痛苦的回憶。</p><p>&nbsp;</p><p>  他躺在冷冰冰的檢查床上,明知道會發生甚麼但無力阻止。</p><p>  過去的經歷一次次重放,布魯能夠選擇的,就只有閉上眼睛不去看、不去聽自己當時的哭喊呼號,以及身邊的人帶著恐懼的冰冷眼神。</p><p>  可是,還是免不了再一次感到痛。</p><p>  那時是怎麼熬過來的?布魯現在想來也覺不可思議。身體被打進奇怪的藥劑,被當作怪物一樣檢視、調查、擺弄;一次又一次被鎖在那兒,接受一次比一次過份的心理檢查,精神被打擊、擾亂、企圖摧毀,甚至到最後忘了自己是誰。</p><p>  只知道那些人都叫他布魯,TYPE BLUE 的布魯。</p><p>  能探知他人心靈的怪物,繆。</p><p>  不知不覺間他身處那狹小如蜂房的監倉,布魯慣性蜷曲著身體,盯著自己的手臂。上面青青紫紫的,佈滿密密麻麻的針孔,在白皙的肌膚上尤覺觸目驚心。</p><p>  但最使他感到折磨的,是倉外不時傳來的開門聲,以及無所不在的哭泣聲。</p><p>  那代表又一批像他那樣的人被關進來,並像他那樣受到各種殘酷的對待。</p><p>  這些人多數都熬不住折磨,出去幾次後便沒有再回來過,然後不久又換一批新的被關進來&hellip;</p><p>  不解、疑惑、憤怒&hellip;各種各樣的思緒湧入布魯的腦海,把他壓得喘不過氣來。</p><p>  『我們逃走吧,哥哥&hellip;』一對兄弟隔著監倉以思念波對話。</p><p>  『那樣我們又能上哪去呢。』裏頭盡是說不清的悲哀與無力。</p><p>  是啊,他也想逃離這兒。</p><p>  可是又能逃到哪兒?</p><p>  他們失去了身份、失去了工作、被剝奪了身為人類的資格,就算能逃出這兒,也逃不出母電腦的掌握與追殺。</p><p>  但他們一定要逃,逃出去避免更多的人遇到同樣的遭遇。</p><p>  避免更多的人被無聲無息地抹殺。</p><p>  能窺視別人的內心非他們所願,但那已成事實,他們現在能做的就只有伺機脫離被逼害的位置,與人類平等對話。</p><p>  因待在這兒的時間比誰都久,布魯順理成章地成為了他們的領導人。</p><p>  雖然不知甚麼時候才能擺脫被監禁的生活,但他們都默默地從那些人的腦中掏出知識,默默地學習著。</p><p>  布魯有預感,終有一天他們會需要這些知識。</p><p>  終有一天他們能回歸地球&hellip;&hellip;</p><p><br />  可是,現在他的時間已經餘下不多了。<br /><br /><br /><br />(TBC)</p>
繼續閱讀

03 - 所謂領袖

<p>&nbsp;&nbsp;&nbsp; 到底領袖為甚麼會被稱為領袖呢?他曾聽過一個有趣的說法。</p>
<p>&nbsp;&nbsp;&nbsp; 當人類還在地球生活的時候,他們穿著以纖維製成的衣服,而領和袖,就是一件衣服最顯眼,也最易髒的地方。</p>
<p>&nbsp;&nbsp;&nbsp; 這似乎在暗示,無論一個作為指標的領袖在群眾眼中的形象是如何光明,背後都必然隱藏著黑暗骯髒的一面。</p>
<p>&nbsp;&nbsp;&nbsp; 年少時他對此嗤之以鼻,但是在成為繆的首領的現在,他並不否定這個說法。</p>
<p>&nbsp;&nbsp;&nbsp; 的確,為了達成目的,某些手段是必須的。</p>
<p>&nbsp;</p>
<p>&nbsp;</p>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